女子杀害女童逃亡31年"漂白"身份 现已被警方控制


【海外网3月31日|战疫全时区】当地时间周一(30日),美国军方宣布,美军一现役军人因新冠肺炎去世,系首位死于新冠肺炎的美国现役军人。

有哪位国务卿在应对紧急事件时表现得更糟?自二战以来,可能没有比蓬佩奥表现更差的了。在应对疫情过程中,除了在特朗普类似真人秀的发布会一次露面之外,几乎看不到他的任何身影。

周四,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特召开特别峰会。蓬佩奥在峰会前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,要求沙特停止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,这场价格战导致全球油价大跌,美国股市暴跌。但这显然没有成功。

周三,蓬佩奥本来有机会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发挥领导作用。但与此相反,在其他国家外长拒绝他在公报中提及“武汉病毒”后,他阻止了七国集团发表公报。他发出的信号很明确:对本届政府而言,在对华舆论战上得分,比同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亲密盟友之间达成共识更为重要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7时45分左右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78万例,共计782365例。其中美国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61807例,确诊数居全球首位,死亡病例2978例,康复人数5644人。

当其他负责任的领导人在努力控制疫情时,蓬佩奥却在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,好像疫情没有发生一样。他热衷于对伊朗进行“极限施压”。伊朗是世界上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即使是英国等美的亲密盟友,也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对伊朗的制裁,这些制裁正在限制向伊朗8000万人民运送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。然而,蓬佩奥却将疫情视为“极限施压”的工具。目的何在?如果是政权更迭,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。更有可能的是大量无辜平民丧生,并进一步暴露美国自我标榜的人道主义的虚伪。

▲奥地利总理库尔茨(图源:德国之声)

“对国防部来说,今天是个悲伤的日子,因为我们第一名现役军人被新冠病毒夺去了生命。”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声明中说,“这是我们军队的巨大损失,我们向他的家人、朋友、同事以及整个国民警卫队表示哀悼。这一消息强化了我们与跨部门合作伙伴加强合作、以阻止新冠病毒的决心。”

历史上,当历任美国国务卿面临严重国际危机时,通常会在全球寻求支持,制定协调一致的多边应对方案,将各国团结起来,从美最亲密的盟友开始。

美军确认首例现役人员新冠病毒死亡案例。(图源:法新社)